第一千零三十九章连战连胜的猴子

“不能让哪吒再打了!”

此时李靖心中浮现出这样一个想法,现在这猴子因为实战还是少的缘故,虽然战斗意识很强,但是毕竟技巧方面还是差上很多,不过若是让哪吒再给这猴子“喂招”的话,这猴子的实战经验再丰富一些,那这军中,只有自己出手,才能战胜它。

“鸣金!”

念及至此的李靖,吩咐在天兵之中的副将鸣金。而骤然听到这个消息的那副将明显是一愣,随后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李靖,现在哪吒和那猴子还没有分出胜负,要是现在撤兵,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可能擒获这妖猴的权利?

不过谁让着军队之中的主帅乃是李靖了,在李靖目光的再三逼视之下,那副将终于是亲自安排鸣金。

“铛、铛、铛”

一声一声尖锐的鸣金之声响起,当这声音传入哪吒的耳朵之中,哪吒不有的微微错愕,此时哪吒感觉自己和那猴子打的正欢,可是天兵之中,骤然就听到让自己撤退的鸣金之声,哪吒感觉,只要自己再努力努力,或许就捉住了那猴子。

可是这军令不可违背!哪吒无论是在封神大劫之中,还是在之后的北俱芦洲之中,哪吒都是在军中待着的,自然知道这鸣金背后的含义,和听从军令的必要性,故此哪吒还是决定撤退。

“喂!小娃娃,你怎么跑了?有能耐再俺老孙再战三百回合!”

“胆小鬼!宝贝再多又有何用?”

……

就在哪吒退走之时,孙悟空先是一愣,随后便出现讽刺,孙悟空和哪吒的大战,双方现在打的是旗鼓相当,但是孙悟空觉得,跟这个娃娃打的很尽兴,很痛快,现在这哪吒骤热离去,他还有点不舍。

毕竟这么对等的对手,其实还不是很好寻找到,而且跟这个小娃娃打斗,孙悟空感觉自己的格斗技巧在飞速的提升,故此想要出言相讥,让那哪吒返回来,再跟自己大战三百回合。

不过哪吒有军令在,自然不敢放肆,特别是他父亲领兵,在愤愤的看了一眼孙悟空之后,不理会那猴子的聒噪,直接返回了军阵之中。

就在哪吒来到那承载着天兵天将的黑云之中时,却见到魔家四将,也就是现在的四大天王子黑云之中奔出,朝着那猴头围拢而去。

“父帅,为何不再给哪吒一些时间,相信在不久以后,哪吒便会拿下这猴子。”

李靖看着不甘心得哪吒,微微的笑了笑,开口道。

“那猴子和你那杨二哥一般,修习的是**玄功,现在的境界和当年封神之时的杨二郎一般无二,就是实战经验差许多,不过就是如此,你认为你能够战胜封神之时的杨二郎么?”

“**玄功?这……”

听了这猴子居然跟杨戬学的同一种功法,哪吒顿时默然,杨戬的手段他可是知道的,当年在封神大劫之中,那三代首徒的名声可是实打实的杀出来的,在阐教的三代弟子之中谁人不服?

“这猴子师承何人?那**玄功可是玄门护法神功,按理说不可能外传!难道这猴子是截教之人?”

哪吒是阐教之人,对阐教的三代弟子都有了解,特别是哪吒的老师是阐教的太乙真人,消息也是很灵通的,在哪吒印象之中,根本没有哪个师叔、师伯收了弟子,而且还是异类成道的弟子。

而对于人教来说,更是很少收徒,那么这猴子会玄门护法神功,那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他是玄门之中,截教一脉的弟子,这就能解释他的功法传承。

但是对于截教来说,若是有这么一个能够把**玄功练到这个境界的弟子,应当不会缺少实战经验,在山门之时,应该会实打实的训练,怎么会出现如今功力不错,但是实战却是小白的情况呢?

“他是哪一家的弟子为父也不得而知,但是无论是哪一家的弟子,既然没有报上师承,还犯了天条,那么就要把他抓起来,送给天帝发落!”

“嗯”

哪吒听了李靖如此说,也不由的点头,现在的玄门三教可不是封神之前的玄门三教了,封神之前的玄门三教,根本不在乎那天庭和其他势力,特别是截教,当是若是论势力,截教已经超过了天庭。

不过而今封神大劫,阐教和截教两败俱伤,而人教弟子则是一心教化,故此三教之中,根本没有人愿意去触碰天庭的眉头,毕竟天庭之中,还有阐教、截教两门的长辈呢。

“这魔家四将的宝贝真是不错!”

在跟哪吒说完话,李靖便把眼睛看向了战场之中,此时的战场之中,魔家四将之中,那持国天王魔礼海,手中持着玉石琵琶,手指挥间,道道音符震动九霄,随后便见到“地”、“水”、“火”、“风”等力量涌起,朝着孙悟空席卷而去。

此时的孙悟空被魔音入耳,灵台被侵蚀,一时之间只觉得手脚酥麻,根本用不上力气,要不是那金箍棒已经是认主之物,怕是此时已经掉了在了地上。

孙悟空品名想要用双手捂住耳朵,阻挡那玉石琵琶的声音侵蚀,但是却徒劳无功,而且在“地”、“水”、“火”、“风”的席卷之下,孙悟空的身影骤然消失,而此时的不止是魔礼海,就算魔家四将的其他三人,也是脸上露出得意之色。

“看打!”

就在魔礼海得意之时,却只听得身后一声大喝,随后便觉得脑后生风,魔礼海心便是咯噔一下,心中暗道不好。

“三弟,小心!”

“三弟……”

……

众人齐声呐喊,可是在众人看到之后,再出言提醒已经是晚了,那金箍棒上得劲风,魔礼海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了,魔礼海此时知道现在躲无可躲,只能让开要害了,念及至此,魔礼海在电光火石只见,扭动一下身躯。

“嘭”

“啊呀”

一声闷响之后,那便响起魔礼海的惨叫之声,魔家四将的其他三人见到这种情况,赶紧抢步上前,魔礼红和魔礼寿二人前去救起魔礼海,而魔礼青则是仗着青云剑,朝着正要再朝着魔礼海补上一棍的孙悟空招呼过去。

这青云剑上面的光芒流转之间,“地”、“水”、“火”、“风”符文亮起,恶风阵阵,黑烟滚滚,声势骇人,不过这些仿佛对孙悟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一把,只见那猴子红着眼睛,弃了魔礼海,朝着魔礼青就招呼过去。

也就是堪堪的四五十回合,就打的手持青云剑的魔礼青骨酥筋疲,只有招架之功,却没有还手之力,其实魔家四将的法宝,还真克制不了这孙悟空。

先说这魔家四将魔礼寿的紫金花狐貂,当年陨落过在杨戬的手中,而自李靖那里得到这猴子跟杨戬学的是一门功法,他哪里敢放出紫金花狐貂?

再说那魔礼红,他那个混元伞可避很多法术,甚至可以手很多法宝,但是那猴子身上没有一件法宝,考的就是肉搏之术,这就让混元伞没有用武之地。

而至于魔礼青,手中的青云剑上得“地”、“水”、“火”、“风”符印,不知道为何对孙悟空没有用处,若是把青云剑当做一般宝剑肉搏,魔礼青自然不是孙悟空的对手。

也就魔礼海的玉石琵琶能够起到一些作用,但是孙悟空刚才已经重伤了魔礼海,现在魔礼海也不堪大用,故此魔家四将是拿这猴子一点办法也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