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哥好厉害()

“傅斯延,你放开我,我不想做。”

“你确定不想做?”

傅斯延热情地亲吻她,从眼睛到鼻子,再到她柔软的嘴巴。

他吻得并不深入,只是浅浅地g连着,裹着她的舌T1aN舐。

再往下是她细长优美的脖颈,男人T1aN舐着,一下一下忘情地x1ShUn她娇nEnG的肌肤,直到nV人白皙的皮肤上呈现出淡淡的吻痕才肯善罢甘休。

堆积如山,yda0里是漫长的空虚,春Ye普通开闸的洪水,倾泻而下,她控制不住自己,抬手g住傅斯延的脖颈,热情地回应他。

做完再算账。

傅斯延也感受到她的热情,他一边热情地吻她,一边解开她繁琐的扣子,一粒一粒解开,上衣被男人解开,敞开,露出内衣包裹着的rUfanG,细长的一条缝。

赵今曼反手m0到后面,将内衣解开,随手扔到地上,傅斯延笑了笑,“这是做完再算账?”

赵今曼眯了眯眼,柔软的手抚着男的x膛,一路向下。

她扯着傅斯延的领带,潋滟的红唇g着,“看你表现,表现好了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赵今曼是个明白人,有些矛盾闹大了就没意思了,小小的别扭是情趣,往大里闹就不好玩了。

热气在俩人之间蒸腾,赵今曼觉得全身上下粘腻不堪,男人三下五除二地将她衣服扯开,最后俩人的衣服不知扔到了那里。

傅斯延g着她的腿挂在他腰上,一手抚上她耸立的rUfanG,五指握住,柔软的rr0U随着他r0Un1E时变了形状。

赵今曼忍不住嘤咛一声,细碎的暧昧声被她克制地控制住,她不想让傅斯延觉得她太FaNGdANg。

傅斯延r0u着她nEnG白的nZI,另一只手不清不重地按压她敏感的花x,时重时轻,很快,他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yYe。

男人的动作继续着,赵今曼蜷缩着脚趾,sUsU麻麻的快感蹭地一下蔓延腿根。

她喘着气,发出细细碎碎的JIa0YIn声,“啊……好多水……哥哥弄得妹妹好多水。”

傅斯延手搅着她那里,g着她的ysHUi往下淌,赵今曼双眼迷离,脑袋一片空白。

“哥哥还能让妹妹喷出水。”

傅斯延早就习惯了赵今曼的秉X,她在床上Ai玩,而且百无禁忌,喜欢角sE扮演。

肿胀的X器对准她Sh漉漉的x口cHa进去,她喘着气,心跳加速。

空虚的甬道里一下子被填满,傅斯延扶着她的腰缓缓cH0U动,坚y如铁的ROuBanG一下一下往里送,挤开层层媚r0U,顶到g0ng口。rUfanG被人攫住,傅斯延hAnzHU她的rUjiaNg,男人的舌灵活地T1aN着娇nEnG的rUjiaNg,蓓蕾在傅斯延的挑逗下变y,慢慢肿胀起来。

火热的yjIng在她花x里横冲直撞,X器的前端顶着她g0ng口,似打桩机一样往里捣弄。

“啊啊……好深……好舒服。”

傅斯延g着她的腿抬高,X器往里ch0UcHaa,nV人紧致的甬道包裹着男人粗长的X器,YINxuE如潺潺流水,不断浇在男人的yjIng上。

“小SAOhU0,流这么多水是要把哥哥给淹没?”

傅斯延揽着她,将X器送入更深的地方,赵今曼被激的咿咿呀呀叫着,快感层层叠叠,脑中像烟花绽放,转瞬即逝。

“啊啊啊……哥哥好厉害呢……妹妹快要到了呢~嗯啊啊……”

nV人的花x很紧,绞着男人的yjIng,热意包裹着男人的yjIng,恋人心跳突突跳着。

最后,cHa得越来越快,直到俩人都喘不过气来,有一瞬间,赵今曼全身sU麻,春水泄了出来。

傅斯延立马将那根东西拔了出来,男人滚烫的JiNgYeS在了赵今曼的小腹上,她平坦的小腹上都是斑斑点点的JiNgYe。

傅斯延看着她的ga0cHa0过后双颊泛红,手臂虚虚搭在他身上,微眯双眸。

他想,要是她吞下他的JiNgYe回事怎么样。

求猪猪包养我,让我能点亮一颗星,Ai你们mu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