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:神墓,苏醒的佐倾天

中神洲,泰泽殿所在的神道第一大城海荒城,白夜以凡人之身经过盘查入城,买下一份地图,悄然在城中酒楼落脚。

二楼雅间中,白夜靠窗而坐,感受着海荒城中弥漫的神道气息,对于他的力量有几分压制。

至于神道特性,他还不清楚,对他接下来的行动影响极大,因为大道特性往往能增持战力,比如魔道修士在濒死时有机率力量翻倍,同阶中堪称必杀技。

如今他修行的人道和鬼道对于战力加持远没有魔道、仙道特性来得强大。

没有顾虑太多,拿起城中地图,泰泽殿所处位置在城中,由四座悬空山脉组成,神兵峰、雪神峰、神墓峰,以及中央诸神峰。

神兵峰是神道兵冢,由神道第一炼器神君坐镇,其中新炼神兵及神道先贤遗留神兵无数,号称神道禁地。

神墓峰则是葬着神道逝去的先贤,拥有无尽的神君、圣贤乃至大帝传承,是神道天骄闭关领悟之地,属于神道重地圣地。

雪神峰则比较神秘,是神道天骄历练实战的地方,传说其中有几样从太古神界以大手段搬运出来的神物,几乎完美还原太古神界,号称小神界。

要说跟太古神界的关系,还是诸神峰最引人关注,因为整座诸神峰都是从太古神界搬出来的,由此神道气息浓厚,非神桥以上不可进入。

泰泽四峰便是神道四大圣地,悬浮在城中千丈云霄之上,凡人一眼望不可及,奉为神庭。

丹田中九玄天灵扇忽然一阵颤鸣,白夜抬眼向神墓峰望去,那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重宝出世?

抑或是变数?

……

神墓峰,神道圣贤陵墓,历史的烽烟过去,流传许多传说,神秘,恐怖。

夕阳散发着余热,银月洒下清辉,映照在陵墓林立的神道陵园,寂静而妖异。

啵…

细微的声音,不知名的小草竟在同一时间开花,妖艳异常,像鲜血浇铸,盛开在一处没有墓碑的小山坟两边。

花开两岸,彼此遥望。

一只苍白的手从山坟破土而出,握住一把神秘花朵,使劲一拉,从坟中爬出一个青年,形如枯槁,眼中一片迷茫。

猛地,他瞳孔骤缩,神色惊慌,忽然发了疯,仰天长啸:为什么!是历史遗弃了我还是你们放弃了我!他清楚的记得,他在对抗诡秘古星的大战中落败身亡,然而此刻却活了过来。

他不属于这个时代,无缘无故沉睡苏醒。

“怎么会,是谁把我葬在神墓之中?”

“对了,我是佐倾天!”

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,那些曾经的,消逝的,永恒的,有太多的遗憾和不甘。

本该轮回的他,如何复活的?

过了很久他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,他心中有太多的疑惑,目光在四周游离。

他看到了很多故人的墓碑,有亲友,有死敌,团聚在了这里。

无尽的陵墓,一条几近干涸的黄河在中间流淌。

“太阳,太阴,黄泉,是谁这么大的手笔,竟把黄泉搬了过来……不对,只是一截黄泉”

“是谁,让我这个该死的人又活了过来!”

清风拂面,朦胧了他的眼睛,同时也朦胧了他那颗孤寂的心。

佐倾天仰天长啸:谁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!

没有人回答他。

“难道上苍要我这个无用之人继续那凄凉的一生?”

震惊之后,佐倾天除了迷茫,更多的是痛苦,他很想哭,指甲握进血肉里,血液滴在黄沙中。

最后,他渐渐平静下来。

双目有一丝腥红,揉了揉肚子,腹中有一股饥饿感,一字一句生涩道:我要开始新的生活,寻找曾经的故人!

伸展了一下筋骨,二指轻揉太阳穴使头脑清醒,咧嘴笑了笑:“身体怎么都生锈了。”

抬手一握,一只青绿色长弓在掌心凝成,青莲八叶弓,他以前的兵器。

轻轻的抚摸着弓身,佐倾天眼中有一丝怀念,视线一片模糊,尘封的记忆慢慢展开,那是一处血染的星空战场……

他想起了心中那个“她”……

“沧海桑田,物是人非……千古一梦啊!”佐倾天感叹道。

长弓徐徐拉开,一支碧绿长箭凝聚而成,箭尾处是一片细小的柳叶。

天地依然高远,阴暗枯寂的空间,空气清新无比,他的心里却空荡荡的,力量似乎消失。

“对了!青莲八叶弓能凝聚,一定有力量产生!”佐倾天意识到不对劲。

青莲八叶弓再次在掌心凝聚,他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力量运转,元神内识,看到了他的心脏,白雾氤氲。

尸火,灰白的尸气弥漫,不断燃烧,像是一片人间仙境,彻骨的阴冷。

“咝!这是什么!”

他的心脏中,九道锁链铺天盖地,在锁链的中央,安放着一具青铜棺椁,被锁链紧紧锁着,在浓郁的尸火中影影绰绰。

九道锁链颜色不一,他认不出是什么材质。

棺椁四周棺壁,祖龙……青莲……混沌……远古先民祭天……

柳璧惊骇:“神棺!这里面埋葬的是谁?大哥真身!”

神兽在太古时是真实存在的,无一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祖龙更是神兽之首,如今被雕刻在棺材上,可是大不敬!

普天之下,唯有那个男人百无禁忌!

可是,即便强如大哥也死了吗?

佐倾天元神朝棺椁探去,猛地一股吸力欲要将他拉进去,他果断斩断元神,逃了开来,他的脑海一阵晕眩,大口喘着粗气,冷汗淋漓。

恢复了一点,他的目光透过重重空间看到了海荒城中倚窗而坐的白夜,他瞳孔一缩:“大哥?!”

他一步踏出,撕裂空间禁锢,来到白夜所在房外,破窗而入,衣着古朴,随意的在桌边坐下,大笑问道:“大哥,我又见到你了,当年一别,不知今夕何夕?”

他料定自己的复活必定是因为体内的神棺,没想到大哥如此神机妙算,算到了他今日苏醒,提前到这里等自己。

白夜对这个青年的出现着实惊吓了一下,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衣物和气息,苍茫、浩漭。

“黎明历二十一年七月初六,阁下是?”

白夜虽惊不乱,压制着心里的恐慌,淡然说道,看对方的样子并不是敌人。

“黎明历?”

佐倾天憨憨的挠了挠头,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年轻人,哭喊道:“大哥,我是佐倾天啊,你不记得我了?”

闻言,白夜面色骤变!

佐倾天?

太古十二圣帝之一的影玄机?!

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,在佐倾天看来却是故人重逢难以抑制的激动,白夜失神道:“不…不好意思,你…你认…认错人了。”

“沧海大哥,我是小天啊!”佐倾天抱着白夜大腿佯装痛哭,毫无圣帝风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