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:听潮观春秋(祝大家端午安康)

历经万般红尘劫,犹如清风轻拂面。

白夜闻言笑道:“可惜没有早生百年,不曾见那两袖青蛇,不曾见那大雪龙骑,也不曾见那骑鹤飞升,甚是遗憾不能见证传说。”

不见北凉雪,不能算是江湖人。

徐知命淡淡的道:“不必羡慕他人的风流,要说当下年轻人里哪一个活得最洒脱,必是你白夜无疑。”

白夜将玉扇缓缓合拢轻轻放到石桌上,皱眉道:“你有没有发现齐婉兰像一个人?”

两人素未谋面,仅仅是通过古史记载,白夜莫名觉得齐婉兰跟北凉百年前的一袭白衣如出一辙。

徐知命点点头,微笑道:“上一世他不服徐哥儿,这一世也一样,他是这北凉最后的风流。”

他和徐北凉是唯二的北凉旧人,齐婉兰则是唯一的旧人转世。

人道,即便未曾登临绝巅,也有一半的机会轮回,是其他八道无法比拟的。

白夜单手拢袖,转身靠着石桌,怔怔望着雨幕,亭外荷花池叶随风动,据说天晴时洒入饵料可见万鲤朝拜的壮观场面。

伸手招过来徐烟儿,拉着她在旁边坐下,白夜重新审视起这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眉眼中的霸道比之寻常男儿更甚三分。

要说裴青莞是女生男相,好歹有一副女儿心肠,然而徐烟儿看着有一种娇美,骨子里却是男儿身。

白夜轻轻吐出一口气,仿佛要将心魔六峰、整整六年的积郁之气,都一起吐出胸腹。

他笑了笑,牵着徐烟儿的小手,半真半假的玩笑了一句:“小妹,你可要争取成为北凉王和老王爷那样的人物,徐家两代英雄,天下人都看着你呢!”

徐烟儿早在白夜昏迷不醒时就曾扬言,以一身成禁区,独断独裁,她微笑道:“徐烟儿可以死,唯独不能死得籍籍无名!”

白夜脸上的狰狞一闪而逝,似笑实哭,现在的徐烟儿已经不是五六年前柳镇那个小烟儿了,她是北凉新王,是北凉新的中兴之主。

他看着她的眼睛,抿着嘴,说道:“人前你是徐烟儿,人后你是烟儿,北凉这么大,不该落到你一个女子身上,记住,我和大哥以及师父永远站在你身后!”

“嗯。”

徐烟儿狠狠点了点头,抓着白夜唯一的左臂笑靥如花,“哥,我永远是你的小烟儿。”

白夜眼里绽放着一抹笑意盈盈,心中感动,好烟儿,哥没白疼你。

徐知命嘴唇开阖想说些什么,看了眼徐烟儿欲言又止,转身走到云烟阁外,和齐婉兰对视一眼,默不作声。

雨越下越大,满天飘摇,雨水顺着凉亭滴成直线,在白玉堆彻的地溅起猛烈的水花,几丈外的光景也模糊不清起来。

白夜莫名有些伤感:“两年前宗门覆灭之前我见了师父一面,自此再没有见过他,这次咱们三兄妹算是团聚了,师父也不知道在哪里。”

他遥望着云烟阁门口与小凉王徐知命并肩而立的陌生白衣,猜测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安王齐婉兰了吧,生得倒是一副好皮囊。

想起师父王化,不禁叹了口气:“咱们一家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聚齐。”

徐烟儿抿着嘴唇,腮帮鼓鼓囊囊有些可爱,盯着白夜的断臂有些走神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听到白夜叹气,才幽幽回了一句:“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
两人又闲聊一阵,徐烟儿起身离去,同时给贴身剑侍楚曦下了命令,发兵君子城之事严加保密,任何人不得对白夜及她大哥他们提起。

白夜收起桌上玉扇,走到亭边伸手接着亭上流淌成线的雨水,视线微微模糊,自顾自说了两句截然不同的话。

一句很轻。

“问心无愧。”

一句很重。

好似天下世都听到了。

“钟心正,你该死了。”

亭外声名远播的听潮湖汹涌荡漾,湖水大浪拨高十数丈,几乎是要与阁楼屋檐比高,白夜猖狂大笑,笑声传遍整个北凉王府。

听潮湖有魁鼋,鼋背有无字天碑。

大如山坟,缓缓现世。

三生。

传说中可照见前世三生的天地神物,白夜一掠而出独立鳌头,身后缓缓浮现一道百丈辉煌身影,俯瞰天下,面无表情的白夜沉声喝道:“天尊身前,何来神佛?”

不要说三世,便是九世前生,也是天尊一人。

云烟阁外与徐知命并立的一袭白衣抬手作握枪状,忽然发现手上已无刀兵,顺势握住腰间一枚刻着‘陈’字的玉牌,战意一闪即逝。

小凉王徐知命看了齐婉兰一眼,此前百年这一袭白衣堪称千年古祖之下无敌,从徐哥儿手上接过了天下第一,坐镇北凉明面百年,逼得大秦不敢觊觎这四城之地,如今居然萌生战意?

徐知命轻声道:“何必跟后辈子弟争锋相对?”

齐婉兰松开玉牌,说道:“他跟那老小子很像,历史果真是个轮回。”

望着立身风雨中片雨不沾身的白衣身影,徐知命‘哦’了一声,轻声说道:“是吗?”

那可不是件好事,徐知命摇了摇头。

“走,我请你喝酒。”

齐婉兰笑了笑,破天荒的请身边这个几百年老友喝酒。

得见后辈风采,他这个老人也该真正退隐了。

前世有愧。

此生无悔。

两人相视一笑,八百年情仇,雨打风吹去,结伴而去,诺大北凉交到徐烟儿手上,值了。

白夜御风落下凉亭,拂落亭匾积淀的尘埃,露出‘听潮’二字,目光久视,仿佛看到一代春秋大世从历史长河中扑面而来,笼罩自身。

白夜闭目念道:“既然春秋已远,那我便替你重来一次。”

雨声渐停,天空放晴。

负手走进亭中,倚着栏杆,淡眼看着湖中锦鲤游动,一站便是一夜。

竖日,七月初六。

白夜与剑侍楚曦道别,只身远赴神道魁首泰泽殿,明日,是完颜卿与两殿少主钟心正成亲之日。

他要向她问一个明白,求一个答案。

白夜一走,整个北凉刹那间诡异平静下来,风声鹤唳,世子徐烟儿率领半数兵马二十万发兵汉武边境君子城,引得天下震惊。

一败再败固守春雷城的大武武神,曾经的大汉兵仙韩念信闻讯后大笑,召集大武举国兵力二十四万陈兵春雷、绣冬二城。

君子城上,谋圣张卿独立城头,下了一道与韩念信一样的命令,继而长叹一声:

“楚汉之争,复又重演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