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: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

不管你承不承认,人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就会悄然改变性格。

徐烟儿心疼的看着白夜一下一下的灌着酒,抬脚走进飘摇的风雨中,不遮不避,走进凉亭,说道:“你去看了裴青莞?”

她沉默一阵,又说了一句:“因为她,魔道现在已经到了风口浪尖之上,前有太初镇魔渊,后有她屠城二十一座,夜哥可是要保她?”

白夜放下酒坛,放眼九霄云外咬牙道:“我不管这辈子谁是天命之人如何搅动风云,又或者是十恶不赦万人唾弃,也懒得管庙堂争斗,江湖纷争,就是证道成帝我也不敢兴趣,裴青莞,我保定了!”

那年白夜初见裴青莞,鲜血染红青衣,他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,现在想来那件事可能是她别有用心的一场局,不过都不重要了。

有的人,要陪你走过一段时间,你才能明白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谁,这是问心。

少年总多情,喜欢的人会有很多,爱的人却只能有一个,从完颜卿到裴青莞,白夜看清了自己的心。

徐烟儿站在亭下,半个后背淋湿在雨中,刺骨的冰水抵不过心里的刺痛,说不清是有人要抢走她最亲的人还是白夜决定要对抗整个三界。

“你决定了?”

徐烟儿又问了一句,瞧见白夜点了点头,便转身走出滂沱的大雨中,满头青丝被雨水冲散,遮住了半边脸颊,低声骂了句:“干他娘的正道!”

在少年的身后总有个跟屁虫似的少女,爬过树偷过蛋,十几年前直到现在,一如既往!

徐烟儿走到云烟阁门口,杀气骤然于一瞬间爆发,浑身雨水炸散成雾,朗声大笑:

“负尽狂名十五年,

终不羡人间。

谁人言那风流老?

试看谁是阳间人屠!”

半世温柔随逝水,一宵冷雨葬名花。

天下第一女魔头,于今日,名副其实!

快步走进云烟阁,从腰间取下刻有‘北凉’的世子玉牌丢给剑侍楚曦,冷声道:“擂鼓聚将,发兵君子城!”

十年浮萍,不改初衷,

提北凉刀,遥指天下。

世情冷暖,皆付其中。

一位养父,两位兄长,便是徐烟儿的全部!

楚曦颤抖的双手接过玉牌,仿佛天倾般沉重,想说什么又吐不出来,眼睁睁看着世子殿下冒着大雨一步一步走向北凉禁地镇魂阁。

那里有百年前为北凉战死疆场的三十万英魂,有一位有欢喜悲悯两张脸庞女儿,融儒释道三家于一身的北凉之主。

他的真名或许已经埋葬在了历史的尘埃里,但是徐北凉之名足见众生世人对之敬畏,以北凉为名,一人即一国!

楚曦望着徐烟儿走远,在假山处消失不见,又看了亭中自顾自饮的白夜一眼,直觉告诉她北凉要出大事,当即照徐烟儿命令去聚集北凉领兵将领,还命人去通知了太安王齐婉兰。

啪……!!!

白夜摔坛振身飞出亭外,悬停北凉王府上空,用尽了六年转战魔道人道的豪气,用光了君子一役断臂战死的精神,九玄天灵扇遥指苍穹之上,笑得丧心病狂:

“狗日的天道,你他娘的瞎了眼了?”

“天弃之人,心魔覆灭,一桩桩一件件腌臜手段着实下流!”

“可惜老子心中的敌人在天外,对于你天道,就算加上全天下所有顶尖高手,尽数聚于北凉,我白夜仍旧不虑败,只会胜!”

一声声怒骂从云烟阁传出,又从太安城传出,无数人从睡梦中惊醒,天穹上乌黑雷云如江海倒悬,苍穹下降千丈,入目不见边际的雷云压城,刚刚擂鼓聚将完的楚曦见此情景飞速掐出一道指诀,阵法封印了王府中的声音和异象。

轰隆一声,笼罩北凉四城的庞大雷云劈下声势浩大的万丈雷霆,就在即将落到太安城之际,王府上空浮现一道浩瀚江湖,无尽的身影林立!

有青衫剑神手执木剑,挥出两剑斩碎黑云,

有白衣僧人金刚怒目,显道道佛陀护北凉,

有双面女子冲天而起,六臂轮转硬撼雷霆。

……

一道道放在百年前那个江湖还在、春秋未远的时代都是惊世骇俗的传说级人物显现真身,各现神通向着天上的雷霆杀伐而去!

白夜身形爆射紧随众高手身影杀进那可进不可出的‘江湖’中,在数百道雷蛇间闪动,所过之处,雷霆破散如入无人之境。

王府中徐烟儿、齐婉兰及一众高手身形肃穆,目光忧郁,缺手缺足的小凉王徐知命遥望天上厮杀的白夜,一道又一道尘封在记忆中不曾磨灭的熟悉身影,唏嘘不已:“百年前的春秋,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,已不可再现。”

雷海间的白夜仿佛听到了徐知命的感慨,手上玉扇倒转劈散一道道雷霆,朗声喝道:“

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,

前途似海,来日方长,

壮哉北凉,与国无疆!”

那个英雄辈出的春秋即便远去,但是煌煌北凉,依旧是时代的见证者,便是千年万年也不会改变!

雷云与一道道身影先后散去,白夜屹立云端之上,如若谪仙临尘,俯瞰整个北凉四城。

“天道,不过尔尔!”

白夜冷笑一声御风落下王府,此时他的心境臻至前所未有的巅峰,便是神桥中期到了他的面前,也绝大不过他手中扇。

没有理会王府各处现身的那些高手,白夜戾气收敛径直走到凉亭中坐下,朝着徐烟儿伸手招呼道:“上酒!”

徐知命越过世子徐烟儿快步走进亭中,拿出一坛陈年黄酒,白夜看了酒一眼,又看了他一眼,神色转为平常,笑道:“好酒,光闻这酒香就知道,一看阁下也是好酒之人。”

白夜掀开酒封仰头灌了一大口,伸手擦了擦嘴角,只见徐知命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好酒,只是替兄弟保管酒。”

“哦?”

白夜望了眼万里晴空,眯着眼道:“我曾在上古史籍中见过一则故事,徐北凉归隐之后给他上酒的那个温姓青年就是你吧!”

白夜着实惊了一瞬,没想到小凉王徐知命竟是那个人?怪不得他可以随意进出北凉禁地镇魂阁,是那个人的话也就不奇怪了。

徐知命目光幽远,说道:“往事不可追,勿念,勿思……”

欲将心事付瑶琴。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