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:死白夜,你骗我

裴青莞收起玩心,躺在床上瞧着自己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,轻声道:“怎么了?有心事?”

白夜‘嗯’了一声,裴青莞接话道:“要是打天下那些屁事就别说了,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情!”

白夜侧过身手臂撑着身子,看着她有些‘男相’充满英气的俏脸,目光渐渐下移……如玉的脖颈……锁骨……说道:“百年前的江湖你了解多少?徐北凉一统江湖那个时期。”

说话间悄无声息的压了压枪,目光带着询问。

上古史书记载:北凉铁骑,马踏江湖;西北天狼,横卧大岗;辽东猛虎,啸杀中原。

一年一英雄,百年徐北凉。

裴青莞怔了一瞬,怎么说起百年前的旧事了,余光扫过白夜身上,眼中闪过一丝揶揄,整理着思绪徐徐讲道:“百年前,英雄辈出,江湖上有惜才的老剑神,有自称人间第二的老城主,收官无敌的西楚儒圣曹官子等豪杰,庙堂有北凉老王爷、北莽女帝、西蜀剑皇等雄主,北凉几乎以一己之力统一江湖与天下,却是为当时的朝廷做了嫁衣……后来你师父掌控天下,将天下拱手让与沧海。”

上古末期,最后的百年是属于北凉的时代!

“前秦的前身是千年前徐北凉前世所创的大秦,然而大秦只是昙花一现便分崩离析,徐北凉被天道算计殒落,八百年后你师父代沧海打天下,沧海复国大秦,于沙丘斩断天门,可惜还是证道失败了……”

太古无尽岁月五个时代,上古鸿均创世到二十二年前秦帝殒落结束百万年岁月,现今已无太古时代的人物,诸如天女、王化等巨头已是当今资历辈分最高的上古古祖。

“怎么了?突然说起这些?”裴青莞侧目,雪白的小脚晃悠着,无意中摩挲着白夜的小腿。

在人间大秦被列为禁忌,两位巨头相继折戟。

白夜有些走神,说道:“我倒有些佩服北凉王了,做过皇帝,统一过江湖,庙堂和江湖都流传着他的传说,这是真是登临过山巅的人物!”

五十年鸿业,说与山鬼听!这是何等的胸襟气魄,怪不得徐知命会因‘英雄迟暮’而痛哭。

自古美人如英雄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
英雄气短叹迟暮,美人白头话凄凉。

裴青莞说道:“徐北凉这个人,连天尊都称赞不已,没有把他列入九道十三甲,也是天尊之外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!”

“唯一一个几乎把天下、江湖都统一的男人,说起江湖就要说徐北凉,徐烟儿也是因为江湖统一才从江湖化形,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徐北凉如今的战力难以估量,绝对是无限逼近地星的战力极限,尤其是灵气复苏之后,他的战力也会水涨船高,是这三界最可怕的存在之一!”

裴青莞抬起手,青葱玉指轻轻在白夜肚脐上慢慢朝下滑过,手掌覆盖在上面,冲着白夜吐出粉嫩的舌头沿着双唇舔了一圈,俏皮的冲白夜眨了眨眼,手上解开他的腰带,按着他的双肩躺下,随即俯下身子,红唇轻启……

随着裴青莞的‘动作’,白夜目眩神迷,她的技巧很是生疏,白夜没坚持多久就缴械投降了。

裴青莞抬起头,嘴角挂着一丝晶莹,伸手擦干净嘴角,裴青莞狠狠捶了他一记小拳,冷哼一声:“要死了你!”

白夜食髓知味,一把将她扑倒,挂满黑玉流苏的青色裙摆直接撩起到胸前,露出一双玉光流溢,白得晃眼的纤长腿儿,手掌把玩着雪白小脚往上攀寻,坏笑道:“大不了我还你!”

裴青莞一只手猛地捂住裙摆,一只手推开白夜,如受惊的小白兔迅速跑下床,冲白夜笑骂道:“不要得寸进尺,不然我会把你揍成猪头哦!”

白夜耸拉着脸,很快恢复笑脸,说道:“美女都是毒药,古人诚不我欺也!”

还好他泄了火,不然还真的会很难受,两个人做到这一步,拿下裴青莞是迟早的事。

裴青莞优雅的在桌边坐下,手放在茶杯上,笑道:“好好加油,你有机会的,加油哦!”

她举起白嫩的小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动作,顿了一下,说道:“告诉你一件事,镇魔塔在五轮山出现,各大势力约定只准三十岁以下年轻一辈进入,不管是谁得到镇魔塔,其他人都不能以任何手段抢夺,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情,是因为镇魔塔对天外邪魔有克制力量,你要是把镇魔塔给太初,代替他镇压魔渊,说不定能助他解脱!”

镇魔塔?

这是心魔宗的一处试炼之地,据传此塔乃龙尊专为邪魔炼制,塔内镇压着十八位诡秘古星的神,也就是修士口中的邪魔。

白夜想也没想,点头表示可行,裴青莞美眸闪烁着异色:“五轮山如今已被各大势力用阵法封印,只允许神桥三阶以下修士进出,三界有名有姓的天骄都已赶往五轮山,除开一些还在闭关的,估计此次‘五轮之争’不会少于百人,而你白夜的名字已经在三界除名,都以为你死了。”

闻言,白夜沉吟道:“可以打一个落差,以后……我就以新的身份重新入世!”

说话间,容颜自鼻尖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如涟漪一般蔓延开来,本来俊俏的脸庞变得平凡。

裴青莞‘噗嗤’笑了:“你这黝黑的小胖脸……嗯……特有喜感!”

她没有关注白夜的易容之术为什么易容之后连她都看不穿,以白夜不输任何天骄的身份,有什么厉害的法门都不奇怪。

“喜感吗?”

白夜摸了摸下巴,然而对面的女人笑得更凶了,他不由恶狠狠的瞪着她,作势欲扑,还学着她之前的动作舔了圈嘴唇。

见状裴青莞的笑容眨眼间消失,换上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漠,嘴上不忘说道:“我跟你不熟,你要是再这么嬉皮笑脸的,我把你吊起来打!”

说完露出一丝冷冽的微笑,眼神极其冰冷,微有些戏谑的盯着白夜。

“唉!”

白夜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是想跟你说你的嘴角没有擦干净……”

轰!

裴青莞如遭雷击,双手迅速来回在嘴唇上擦拭,脸颊两侧红得像要滴血,她擦了几下看了一下手背,接着她砰然起身,凳子炸裂碎散一地。

“死白夜,你骗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