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蛋塞进再用顶弄()

她软糯的声音浮在江勐耳边,舌头慢慢的T1aN舐江勐的喉结,咬住。

她像个小狐狸一样,g着江勐的脖子,扭动纤细的腰身,“啊啊……好舒服呀,江勐哥哥重点力……”

她觉得好舒服,跌宕起伏的快感要把她湮灭,江勐把人抵在门板上。

粗壮的ROuBanG一下下往她娇nEnG的小b里cg,甬道里的水很多,漫出来,南溪的水多得裹住他的ROuBanG。

江勐cHa进去的时候,有噗嗤噗嗤的的声音,小b口咬着他粗壮的ROuBanG,hAnzHU,又放开。

少年低下头看见如此ymI的一面,手抚上她的花x,一点点r0u弄着她的小珠子。

南溪爽得直打颤,白眼都要翻出来了,她喘着气,灼热的呼x1洒在江勐的脸上,暧昧缠绵。

“喜欢我在学校Ca0N1?”江勐一边说,一边走动起来,广播室空间狭小。

他走动的时候,那根火热棍子顶弄研磨她娇nEnG的花x,南溪四肢百骸都惊动起来,浑身被火海困住,身T燥热,心更燥热。

江勐顶得十分重,一定要她叫出来,大手包裹住她饱满的翘T,慢慢地r0Un1E着,仿佛要她给蹂躏受伤。

他用力T0Ng进去,粗长的ROuBanG贯穿她的身T,江勐T1aN着她的耳根,“叫出来,叫我江勐哥哥。”

他的声音低沉好听,有点X感的野,汗涔涔的身T贴着她的身T,她的rUfanG被r0u扁。

南溪那里受得了这种刺激,身T里的水早就泄得一塌糊涂,汩汩的水Ye从她泥泞的洞口流出,说着腿根滑落下来,滴滴答答落在广播室的地板上。

“啊啊……江勐哥哥好大……人家好舒服呀……”南溪扭着腰,无力地承受着江勐猛烈的进攻,仿佛要把她给贯穿,T0Ng烂。

她浑身颤抖着,小豆子被江勐捏住,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小豆子,饶有兴味地把玩起来,慢慢地蹂躏着,紧接着拉住她的小豆子,扯成不同的形状。

南溪爽得找不着北,白眼翻着,浑身一阵舒爽,很快地抵达上ga0cHa0,“啊啊……江勐哥哥……”

她哭得很厉害,是生理上的舒爽的快感,江勐S出来,隔着BiyUnTaoS在她T内,尽管隔着BiyUnTao,南溪还是察觉到了他那灼热的YeT。

她趴在江勐身上,气得瞪着江勐,鼻尖红红的,看起来很可怜,是被人蹂躏的小娇花,江勐的ROuBanG还cHa在她T内,南溪哼哼唧唧地扭动着。

江勐刚刚S过的身T又被她的动作唤醒,他哑着嗓音,拍了拍nV孩的PGU“别乱动。”

南溪的PGU上挨了一巴掌,她抬头咬住江勐的下巴,气得瞪着他,“你打我PGU。呜呜呜……”

江勐嘴角轻轻g着,把人放到桌子上,有点挑衅道,“不爽?”

ROuBanG脱离她紧致的甬道,带出来一b0b0YeT,ymI的YeT从她小b流淌出来,南溪红着脸看向他。

江勐一本正经地从书包里拿出个粉sE的跳蛋,他把跳蛋放到她的y1NhE上面,开了一档,绕了一圈,小豆子被跳蛋震得舒服,而且还是刚刚经历ga0cHa0,这会的小豆子喷水一样,喷涌而出。

南溪舒服地仰头,“啊啊……有点快……”

那个跳蛋一直震得她直哀嚎,过于猛烈的动作让她失去重心,人撑着桌子的边缘,仰着头感受那种奇妙的震动的感觉。

不一会她的身T就开始出水了,ymI的水流了整个跳蛋。

江勐把跳蛋塞进她Sh漉漉的小洞口里面,她的小洞口饥渴地吃着跳蛋,像是在吃他的大ROuBanG一样。

江勐手抚上她的nZI,两只手上上下下r0Un1E着她那颗小小的红杏,南溪忍不住颤抖,身T越发灼热起来,“啊啊……太快了。”

江勐塞进去的时候,跳蛋被调成最大档,此刻那东西在她的甬道机横冲直撞,左右跳动着,她甬道被b出水,身T软了下来,颤抖着求饶,“啊啊啊……江勐哥哥,放出来哈不好呀?”

她哭着求饶,江勐手放在粗壮的大ji8上撸动几把,那根东西吹气一样,挺立肿胀起来。

江勐ROuBanG抵着她的x口,碰到那个粉sE的跳蛋,他把ji8塞进她的洞口里一点点,跳蛋被推进去,埋在她花x深处,一条线露在外面。

跳蛋进去之后,更加肆无忌惮的震动着,搅得她春水潺潺,一波又一波的水直接喷了出来,桌子上都都是她的水渍。

“还想放出来吗?宝贝不是很爽?”江勐cH0U出浅浅埋藏在她里面的ji8,手指扩充她紧致的nEnGr0U,配合着跳蛋玩弄她的小b。

“啊啊……快用大ji8c我好不好?啊啊……”

她兴奋得不行,双颊cHa0红,rUfanG压着结实的x膛,她x前两团r0U被压成不同形状。

“啊啊……快取出来……啊”南溪喊江勐哥哥,“呜呜呜……你怎么还不cHa进来呀?…”

她真的觉得快要爆炸了,那种猛烈的快感好像要了她的命,她SHeNY1N声断断续续,想让他cHa进来,用力地cHa进来,“嗯…啊……不行了。”

她快要ga0cHa0的时候,江勐放开她,手伸进去,对着她的花x,一顿抠挖,将她里面的那根跳蛋抠挖出来。

南溪快要ga0cHa0的时候震动没有了,她难受地抓住江勐的ROuBanG胡乱塞进自己的花x里,舒服地SHeNY1N出声,“啊啊……太舒服了,用点力呀。”

她舒服地有点忘我,只管对着江勐的ROuBanG一朵摩擦,把自己那种要sU麻的感觉制止住,她哼哼唧唧,“嗯……快动呀……啊啊……”

江勐抓着她的rUfanG,声音有点颤抖,“蹲在做桌子上,我要cHa进去。”

南溪听话地蹲着,蹲在桌子上,那根火热的棍子直直T0Ng着她的花x,nEnGr0U被cHa得外翻,ysHUi横流。

肿胀的X器每进去一次,她的花x就颤抖不止,ji8猛烈的搅动,南溪再也撑不住,甜腻的ysHUi四处飞溅,喷了一桌子的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