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二十三章

这次情况比较危急,牛仙boss随时可能爆发毁灭性大招,黎晓不敢再转移视线。

只好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,紧盯着场内的情况。

幸好这些小蟾蜍的数量实在是太多,而牛仙boss20%血量大爆发的技能蓄力时间相对比较长,直接让它在蓄力中去世了。

然而糟糕的是,牛仙boss是在这个技能结束之前就倒地了。于是牛仙虽然完蛋了,那些数量众多的蟾蜍还在呢。

黎晓是鼓起莫大的勇气,才强迫自己冲过去,把牛仙的遗产收好,立刻转身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连自己又一次升级,已经有78级之高,都没有注意到。

而且,原本超过七曜、晋升等级榜第二名的近水远山不知怎么回事掉了一级。这下子,他虽然还是等级榜第二,然而等级是69级的玩家却超过了20个。

黎晓和第二名的等级差距也顺利来到了9级这个档次。

这个信息当然不是一心想着远离牛仙底盘的黎晓发现的,而是帮派里有人提到,她才看到的。

一时又感觉还是做兵部任务打boss比较划算,工部任务她杀了那么多小怪,经验条也就往前蠕动了一下而已。

这边黎晓正胡思乱想,七曜已经带着她停下脚步了。

“我们到了,我喊二哥过来。”

嗯?听到七曜要喊季二哥,黎晓猛然抬头看向前方。果然,山林掩映之下,一座规模非常非常小的庙宇出现在俩人眼前。

庙宇的匾额上,写着“山娘子庙”四个字。可能年代比较久了,字迹的颜色都剥落的差不多了。

看到这个庙宇的大小,黎晓猜测这应该是个副本类的任务,而不是开放的地图类。

这时候,季二哥的组队申请发过来,黎晓赶紧放人进队伍。

一进来,季二哥就在队伍里说话了。

【队伍】斩楼兰:弟妹,愫茗想带着她两个朋友一起来,你看行吗?

一看这条消息,七曜的眉头就皱起来了。

【队伍】七曜:二哥,多来人是要分经验的。

这要求一看就是云愫茗自己提的,想到对方向来有些任性,他有点后悔这时候让晓晓认识云愫茗了。他跟晓晓还没有订婚,难说云愫茗会用什么态度对待晓晓。

可能季二哥刚刚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,更可能的是,对游戏并不熟悉的季二哥也不觉得经验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不过看弟弟提出来,他也觉得有点不妥了。

【队伍】斩楼兰:会很麻烦?

黎晓本来心里略微有点异样的,但是老板为她说话,她又觉得还好。反正也就是一次副本,还有季二哥亲口说的人情,多两个人就多两个人吧。

【队伍】栗子:还好啦,只要不是敌对就行。

【队伍】斩楼兰:那成,我告诉她,让她们申请。你看到是敌对,直接拒绝就行了。

一边说着打小怪,黎晓的注意力却不由自主又回到了水府侍女身上: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粉色贝壳呢。”而且是各种形状的粉色贝壳。

黎晓上辈子对海边没有多大的热情,虽然去海滨城市旅游多次,但还真没机会捡贝壳。

七曜的关注点在别的地方,他没看那些怪,而是提醒她:“下线吃饭吧。我们走过来花了不少时间,再晚你要饿坏了。”

这水府地图实在是大,不仅打怪要花时间,在地图上转移也花了不少时间。黎晓注意力在地图和小怪身上,一时间没注意到时间的问题。

“哎呀,晚上还要把宠物蛋卖掉,我先跟山河有尽确认一下时间。”到现在为止,也就只有山河有尽一个人联系过她,估计只会有这一个客户了。倒是省了事,不会得罪人了。

“好,约个晚点的时间,不要耽误你吃饭。”

黎晓点头答应,刚好这时候山河有尽回她消息,两人确定晚上八点钟交易,黎晓就跟七曜下线了。

下楼的时候已经超过六点半了,结果还在楼梯上遇到了白周舟。白周舟打扮得很隆重,穿了一身非常漂亮的明黄色晚礼服。

“小白要出门吗?”黎晓无视白周舟那一脸的尴尬,神情自若地问候——看都看到了,不说话太不礼貌。

白周舟简直在脸上写了“心里有鬼”四个大字,支支吾吾地跟黎晓打个招呼就落荒而逃了。

留下黎晓站在楼梯上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——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咋回事,你也知道我知道,既然如此,何必这么心虚啊。

算了,谁让她是小白呢,就这样吧。

不过那条裙子倒是挺好看的,很适合小白。

黎晓心里这么想着,进了餐厅就看到躲在窗户后面往外看的陶絮……

而三婶这边的这个打手明摆着是个不会飘的阿飘,这可是太吃亏了吧。

眼看着三婶的打手都被那信天翁打掉将近20%血量了,而信天翁也就只是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被挠了一爪子而已,掉血都没超过3%的。

姐弟俩看在眼里急在心头,正想出声提醒三婶赶紧换那个会飞的鸟类打手上场,场内局势就瞬间变化了。

信天翁boss的又一次攻击之后,慧娘失血总量达到25%。

反映到季皓柔视野里,就是一直被压着打的女阿飘双手抱头。一声简直能撕裂耳膜的尖叫之后,对面的信天翁boss瞬间血量下降一大截!

这时候三婶终于有动作了,她抬手撩了一把琴弦,一个纸符光效的技能打到女阿飘身上。它的血量上涨了一些,但是非常少。而且三婶的动作停下了,没有继续把它的血量补满。

接下来,季皓柔又见识到了信天翁作为百级boss跟普通六十级boss之间的差异什么的。

飞在空中的白色鸟儿原本是舒展双翼的飞翔状态。然而,在接下来的进攻中,它的双翼变成了双臂。落地的瞬间,鸟儿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个少年的形象!

他的外形也太出色了吧!脸蛋是带着点妖娆的俊美型,还有些尚未退去的稚嫩样子。身材看着瘦削但肌肉线条堪称完美。全身上下,只在腰间缠了一条与羽毛同色的短裙类的衣服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