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一夜白头5

“你们谁是从华夏来的楼志强?”

我正在教室上课的时候,门口来了七八个荷枪实弹的警察,而在这些警察旁边还有几名学校的老师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。

“你好,我是楼志强。”我站起身,看着眼前的几个警察。

其中一个警察拿出一张纸,说:“你涉嫌一起谋杀案,请配合我们走一趟。”

那张纸的内容我没有细看,但标题大大的三个字“传唤证”我还认识。

“什么情况,谁又死了?”上次被中森警部叫去询问麻生智达的死就已经让我够麻烦的,这次居然有警察带着拘捕令来学校抓我,无论是谁死了,但我在学校里肯定会出名的。

“又死了?”警察对我露出异样的眼神。

我说:“我偶尔会帮你们警方调查一些案子,京都警察本部搜查二课的警官都知道我。”

“你的资料我们已经调查过,请你配合我的工作。”警察机械的说到。同时我看到剩下几名警察分别堵住了教师的前后门,还有几名警察站到了窗户前,看样子生怕我逃跑。

我看了一眼,传唤证上的实效只有二十四个小时。

我问:“不能给我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”

“等你到了警局,自然有人告诉你。现在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,不然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。”

“我跟你们走。”我看到几名警察看我的眼神已经不善,我可不想在给自己落下一个袭警的罪名。

因为只是传唤,所以不需要给我带手铐,但作为被传唤人,我还是第一次坐上了带有铁丝网的警车。

“你们很怕我吗?”我看着车上的警察神色都很紧张,说:“我就是一个外国留学生,你们不用弄得像我是什么怪物一样吧。而且你们不是传唤吗,又不是抓捕我,何必这么大张旗鼓。”

“我说过,你的情况我们都已经了解,虽然很不可思议,但根据资料显示你具备普通人没有的能力,”刚才给我看传唤证的警察说:“因为你的能力,所以我们只能对你区别对待。”

我小声的嘀咕一句:“我又不会逃跑。”

那名警察笑了笑,没有回话。

看着车辆的行驶路线,我被他们带到了京都警察本部。

这里我已经来过很多次,但以前都是以顾问的形式,这次却变成了嫌疑犯。

警察本部的审讯室就没有中森警部那边那么友好。

房间的布置很简单,房子中间是一张长方形的办公桌,桌子一边有一张椅子,另一边有两张。黑色的墙壁透着一股压抑的气息,一盏特别明亮的台灯对着我的座位,还有些晃眼睛。我在电视节目里看过,这些设置都是为了给犯罪嫌疑人心理压力,以便让犯罪嫌疑人招供。

大约在审讯室里坐了半个小时,才有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姗姗来迟。

“姓名。”男警官把手中的文件摔在桌子上,显得十分暴躁。

“楼志强。”

“性别。”

“男。”

“年龄。”

“21。”

······

男警官问了很多无聊的信息。

询问完我的个人信息,男警官问:“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叫到这里来吗?”

“我现在也很好奇,你们把我叫过来是做什么,”我说:“在带我过来的时候,押送我的警察说了一句怀疑我涉嫌一起谋杀案,不过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谁死了。”

“麻生智达你认识吗?”女警官给我看了一张麻生智达的照片。

“他呀,我当然认识。”我还以为是有新人死了,没想到是麻生智达,我说:“这件事警察厅驻东京办事处特别案件调查组已经找过我了,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。”

“怎么解决的?”男警官问。

“又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,当然就解决了。”我本来想提中森警部,但我看男警官不善的眼神,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拖中森警部下水。

男警官问:“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不是你做的吗?”

“你们日本警方现在都这么办案吗,”我说:“如果这么说,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不是你杀得麻生智达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杀他!”

我不屑的看了一眼男警官:“那我又为什么要杀他。”

“好了,你们不要激动,”女警官劝说道:“我们根据死者生前一晚在一家娱乐会所和你发生冲突,你们双方甚至还动了手,结果当晚人就死了,所以我们有怀疑你的理由。而且······”女警官有些犹豫。

我说:“而且死者的死因还很奇怪,所以你们更加怀疑是我做的?”

“是的,”女警官说:“死者的死法超出了我们的日常认知。根据资料显示,你在去年曾经帮搜查二课解决了一些超出日常认知的案子,所以你现在的嫌疑非常大。”

“看来我帮你们警方解决案子反倒给自己增添了嫌疑,”我说:“和犯人刚发生了冲突,所以我有作案动机。我学过法术,所以我有作案能力。”

“你是准备认罪吗?”男警官问。

“别开玩笑了,”我说:“你们去调查一下当晚我们和麻生智达为什么发生冲突就知道,麻生智达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他这种能在公开场合欺男霸女的人,得罪的人应该不少。这些人都有作案动机。反倒我和他之间,因为在那里偶遇了风间集团的少东家风间春,他已经帮我教训过麻生智达,并且麻生智达还当众向我道歉。就算是要报复,恐怕也是麻生智达想要报复我。”

男警官说:“麻生智达得罪的人多,但有可能用那种邪术报仇的,恐怕只有你。”

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报仇还用得着自己出手吗,”我说:“我就认识一个暹罗国的修行者,只要你给钱,他就能出手帮你杀人。”

“你终于承认了!”男警官说:“说,是不是你雇佣暹罗国的修行者杀死的麻生智达!”

我看着女警官说:“你们警察招人的时候都不看看那个人的智商吗。”

女警官劝说道:“楼志强,要不你就承认了吧,这样也能省去我们不少麻烦。而且主动承认罪行是可以减刑的。”

“我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?”我说:“你们真的很奇怪,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把我传唤过来,然后一个威逼,一个引诱,你们日本警方就这么办案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