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一夜白头4

发生命案的那家酒店距离我们学校不远,是京都产业大学附近最高档的酒店。出事的那一层所有的客人都已经搬离,空荡荡的酒店走廊里,一个房门前挂着警戒线,十分显眼。

中森警部说:“今早发生命案后,酒店协调客人都搬离了这一层。”

“要是我,估计也不会想住在命案房间的隔壁。”我说:“看来这家酒店最近的生意要受影响了。”

进了那间客房的房门。

这还是一间套间,外面有个小型的客厅,穿过客厅才是卧室。

我使用天眼,观察着整个房间。

我每个房间都仔细检查,就连卫生间和床下都没放过。

“怎么样,有什么发现吗?”中森警部问。

我摇了摇头,说:“这里很普通,什么都没有。”无论是鬼魂或野仙来过,还是麻生智达曾经想使用法术,才过了不到一天,肯定会在房间内留下痕迹。但在天眼之下,这个房间很干净,并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。

我说:“看来这件事和野仙或者鬼魂没有关系,既然不是野仙或鬼魂附体耗尽了阳寿,那就只能是中了诅咒或者降头。”

“楼桑,你所知道的诅咒和降头术中,有这种让人一夜变老的法术吗?”中森警部说:“我们虽然叫特别案件调查组,但对修行者的世界知之甚少。”

“我也不清楚,”我说:“诅咒算是咒术的一种。其实阴阳师所使用的法术也可以归为咒术。但根据我手中和阴阳师法术有关的资料看来,至少日本的阴阳师不具备这种耗尽别人阳寿的咒术。其实相比咒术,我本人更倾向于降头。”

“降头!”中森警部听说过降头术这种法术。

因为在飞机上遇到那个暹罗国的查猜,和他简短的交流中,查猜透露出在他们暹罗国有不少收钱替人杀人越货的修行者。

暹罗国正是降头术的发源地。

关于降头的起源,还有一个和唐僧相关的故事。

相传,三藏法师到天竺国取回真经,在返回大唐的路上,需要经过安南国境内的通天河。这条通天河自大唐始发,流经安南,最终流入暹罗国的湄江河。

三藏法师虽然没有西游记中那种吃一口就能长生不老的本事,但他去天竺求取经书也影响和很多人的利益,这其中就包括妖怪的利益。

佛经中记载的大部分法术都是克制妖邪的,如果让三藏法师将真经带回大唐,大唐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,本来妖怪就被大唐的修行者压得喘不过气,如果再让真经到达大唐,提升大唐修行者的实力,恐怕妖怪们的日子就更加难过。

于是在通天河上,一只乌龟精化身船夫,架船带着三藏法师到了通天河中央,故意将船弄翻,企图杀死三藏法师。

可怎奈三藏法师去天竺取经是天命所归,就算掉入河中,也平安无事的被河水冲到岸边。那些从天竺求得的真经也被随从徒弟打捞上来。

这段故事在西游记中也有记载。

但实际上,这些佛经并没有全部被打捞上来。通天河的河水湍急,就算随从和徒弟们拼死护经,最后也有部分经书流失。

那部分被水冲走的经书顺流而下,到了暹罗国,被暹罗国的一位渔民捡到。渔民将经书献给暹罗国的僧皇。

那部分被冲走的经书,记载的就是降头术。

自此,降头术也被当做暹罗国的国术在修行者之中广为流传。

而在暹罗国,修行者并不像其他国家那么不食人间烟火。由于暹罗国举国上下都是暹罗教的信徒,所以暹罗国的修行者大多会受雇于有钱人。

以昨晚遇到的麻生智达的为人,有人雇佣暹罗国的修行者对他下降头似乎一点都不稀奇。

我说:“我觉得你们还是从麻生智达得罪过的人入手,看看谁最近和修行者接触过。而且我不得不说一句,像麻生智达这种人死了也算是为社会清理了一条害虫。”

“说是这样说,但我们作为警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杀人犯。”中森警部说:“就算麻生智达罪无可赦,也应该由法律来惩罚他,而不是对他滥用私刑。”

我记得自己在年前刚刚义正言辞的指责胡寄生他们滥用私刑,但现在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我却觉得用私行也挺好。

人果然都是双标的。

不过这件事现在的猜测指向了暹罗国,本来涉及修行者的案子就很难侦破,现在又涉及到外国的修行者,恐怕就有中森警部头疼的。

从目前来看,中森警部这里没什么油水可捞,我需要赶快去找找那些富商老板,看看谁能给个临时性的工作。

告别中森警部后,我电话联系了八田健吾和风间航平这两位我最熟悉的大佬。

看起来他们最近的日子都很太平。

我都怀疑,是不是那些妖魔鬼怪也都去过年,还没来得及出来兴风作浪。

习惯了在日本处理各种灵异事件,现在突然闲下来,还有点不适应。

在华夏的时候,修炼天龙寺的法术遇到一些瓶颈,正好趁这段时间去找文空法师求教一下。

在天龙寺里,除了文空法师,我还见到了满身杀气的文德法师。文德法师身上的杀气比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重了很多,甚至都快到了杀气成型的地步。

而文德法师这次回天龙寺,也是为了想办法化解身上的杀气。被杀气长期笼罩身体,并不利于文德法师的佛法修为。

从文德法师身上的杀气,我明白京都最近太平的原因。

听说当年文德法师就把京都变成了妖怪的禁地。如今他再度出山,恐怕京都的妖怪要么已经遭殃,要么就选择搬家。

文德法师只杀妖怪,要是他能把讨厌的黄泉国也赶出京都就太好了。

文德法师对我依旧一副高冷的态度,文空法师对我就比较客气,还专门安排我在藏有三片龙鳞的佛塔修炼了两天。

这两天的修炼成果比我在外面快了许多,如果不是京都产业大学开学,我真想在佛塔多修炼些日子。

不过就在我打算这学期好好补一下文化课,千万别让自己明年无法毕业的时候,麻烦如期而至。